Feed订阅

拯救古村落:留住现代城市文化之“根”

时间:2013-03-26  来源:义乌新闻网  编辑:  浏览:932次
我市目前还有赤岸镇尚阳朱店慈溪,江东街道大元平畴,佛堂镇倍磊田心,廿里街道大岭等众多像雅端村类似的古村落存在…拯救古村落场与时间赛跑的行动城市的发展与古村落的保护是对难以解开的矛盾,但受伤的似乎总是古建筑…如何保护开发与传承其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这成了“两会”热议话题…“江东街道大元村不但有上规模的古民居,而且自然环境优美…”短评古村落保护刻不容缓古村落是城市的历史记忆
拯救古村落:留住现代城市文化之“根”拯救古村落:留住现代城市文化之“根”

在我市的一些古街旁,常可见混凝土结构的新建筑

在我市的一些古街旁,常可见混凝土结构的新建筑

“古村落就像一部厚重的书”。然而,在人们还没来得及翻阅它、品味它时,这本厚重的古书可能就被城市化的浪潮淹没了。如何拯救正在消逝中的古村落,并让她焕发生命力?今年义乌“两会”期间,许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纷纷提出意见和建议——

  城市化浪潮逐渐淹没了古村落

  鹅卵石铺就的小路,小溪边浣衣的村妇,层层叠叠依山而建的木屋,纵横交错的屋脊、马头、檐角,瓦垅间袅袅升起的炊烟,远处连绵的山峦……这便是距赤岸约3公里的雅端村留给人们的印象,如同一幅清新婉约的江南水墨山水画,朴实恬静。遗憾的是,对于这个基本上仍保持着清早中期布局风格的村落,由于缺乏对古村落的保护规划,由于近些年村民新造的一些高层楼房穿插其间,一定程度上破坏了古村落古朴和谐的风貌。

  我市目前还有赤岸镇尚阳、朱店、慈溪,江东街道大元、平畴,佛堂镇倍磊、田心,廿三里街道大岭等众多像雅端村类似的古村落存在。但随着逐步富裕起来的民众对改善居住环境愿望的日益强烈,“老屋盖新房”给这些古村落造成不同程度的破坏,一幢幢混凝土结构的多层建筑不断从古村落里升起,加上一些古建筑因年久失修导致破损坍塌,使一个个古村落变得不伦不类,失去了原有古朴韵味和历史风貌。

  “江东街道大元村不但有上规模的古民居,而且自然环境优美。其中还有抗倭名将吴百朋的尚书府遗迹,一代才女倪仁吉的故居等。随着旧村改造步伐的加快,这些古建筑将面临着怎样的命运不得而知?离大元村二公里外的平畴村也有很多古建筑,而且雕刻工艺精美绝伦。这些古村落都值得保护,希望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面对着古村落保护现状,市政协委员吴广巨在“两会”期间特提出《关注义乌东大门的古村落保护和利用》的提案。

  拯救古村落一场与时间赛跑的行动

  城市的发展与古村落的保护是一对难以解开的矛盾,但受伤的似乎总是古建筑。如何保护、开发与传承其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这成了“两会”热议话题。

  市人大代表王登在建议中提出,保护抢救古建筑和古村落,不仅是保护祖先留下的宝贵遗产,更是为了传承文明,延续历史文化。但在我市开展的新农村建设中,许多村落推行拆旧建新的模式,将古建筑、古村落全部拆光推平,使大量古建筑遭受毁灭性的破坏。这也是近百年来对古建筑、古村落毁坏最严重的时期。

  古村落中的建筑绝大部分都不是文物保护点,属于群众的私有财产。农民的生活要改善,就要改善居住条件,对此,文保部门除了呼吁之外,也没有更多的办法。我国至今还没有一部完整的古村落保护相应的法律法规。虽然各地对古村落保护越来越重视,投入的经费也在逐年增加,但依旧是杯水车薪。

  “加强对古建筑、古村落的保护,必须建立和完善政府投入机制,把抢修保护资金纳入一般性投入预算,确保修缮资金每年有所增长。要制定和完善保护政策及措施,在文保用地、安置补偿和资金补助等方面给予政策倾斜。而在新农村建设中,更要避免千篇一律的拆旧建新模式。对古建筑留存较多、历史环境和水系等保存较好的古村落,可以采取保古村、建新村的模式,也可以通过空心村改造、村庄整治等方式来改善农民的居住条件。”王登说。

  古村落保护需要大量投入,而短期内不会产生很好的经济效益,这使得很多社会资金对于古村落保护也望而却步。对此,市政协委员毛世清在提案中指出,要加大对古村落的保护,可以先在赤岸镇朱店村试点,因为这里的古建筑不但存量大,基础好,还可以与赤岸镇文化生态休闲旅游强镇的开发相得益彰。

|||

游客参观容安堂古建筑

游客参观容安堂古建筑

尚阳古村落一景

尚阳古村落一景

巧打旅游牌 让古村落“活”起来

  有人说,对古村落实行整体性和系统性的保护,难在资金短缺,难在有效利用。对此,只有突破了产权瓶颈才能最终有效将古村落保护下来。部分人大代表认为,其中以旅游为动力,对古村落进行有序、适度的开发,当是让古村落重新焕发生机的有效举措。由此既守住了古村落的“筋骨肉”,又传承了文化的“精气神”,更成为山区群众共同致富的“聚宝盆”。

  “倍磊的文化旅游资源相当丰富,有倍磊老街,有‘十七祠堂十八厅’,其中还有九思堂、仪性堂等多处省、市级文保单位和文保点,古民居保留量在浙中地区居上。倍磊村去年还被评为省级历史文化名村。”市人大代表陈献省认为,倍磊周边有葛仙山道教文化园、仙山禅寺,有开心谷游乐园、半月湾水轮泵站、蜀水塘水库等,完全可以将古村落与这些旅游景点串联起来。只要加大对古村落保护开发的力度,引进旅游公司或民间资金参与旅游项目开发,可以加快推进倍磊的生态旅游开发进程。

古村落是否可以走旅游开发保护的路径?我市旅游部门的有关负责人认为,只要有特色,具有真正的旅游价值,将古村落与旅游开发相结合是可以的,也是有生命力的。当前国内在这方面开发成功的案例很多,如周庄、婺源、乌镇的古村旅游开发,不仅保护了古村落文化,也提高了当地的经济效益。

  市人大代表何晓明认为:“义亭镇何店村有市级文物保护建筑18处。而与何店村相邻的缸窑村,也有着丰富的古建筑,这两个村与佛堂古镇都不远。可以将佛堂古镇的开发与两个村的古村落保护结合起来,作为旅游项目共同开发,由此串成一条丰富的古建筑旅游线路。”

  短评:古村落保护刻不容缓

  古村落是城市的历史记忆,是本土文化的根与魂,是老祖宗留给后人丰富而又宝贵的历史财富和文化资源。面临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将不可避免地使古建筑和依附其间的本土文化受到冲击。如果我们还任凭古村落“自然消亡”,那么我们失去的将不仅是人文古迹,还将丢失城市的根和魂。

  保护古村落,各地要因地制宜:实现景区打包开发,异地安置古村落村民;划分核心区,重点保护开发核心景区,兼顾村民生活和旅游开发;将古村落村民就地转化成旅游景区从业人员……对古村落的开发模式,也要由单一项目的建设向与“美丽乡村”建设同步推进,由单一的文化观赏向农村会所、酒吧、客栈等多元业态转变。其中,最难的是资金的投入,对此必须从政府的单一投入向由政府引导、市场运作、银行贷款、社会参与等多元融资转变。

  有人曾经这样呐喊:一座城市如果只剩下千篇一律的水泥钢筋丛林,没有留下具有自己历史个性的东西,这样的城市是肤浅的。因此,在大力开展“文化大市”建设,大力打造“宜居城市”、“旅游城市”的进程中,对积极挖掘、抢救文化资源,有效保护并传承具有历史价值的文化遗产已是刻不容缓。我们必须本着对历史和未来负责的态度,让它成为我们城市文化记忆的一部分!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