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晚清浙南古民居建筑代表 鲍田朱正钧宅

时间:2012-12-21  来源:瑞安日报  浏览:1104次
普通台基础,用阶条石压面,青砖墁地,明间台基前设两级垂带踏跺…整座建筑造型精巧,用料讲究,雕刻工艺精细,具有较高的文物价值…厢楼各面阔间,进深间,穿斗式构架,重檐硬山造,小青瓦屋面,瓦口置勾头滴水,清水脊,脊吻作花卉状…“痴迷建筑是文人的种情趣爱好,不定有设计图纸,但会把建筑做到精致,把心中的美好全体现在建筑上,也是用建筑来体现自己跟周边人的地位差异…
晚清浙南古民居建筑代表 鲍田朱正钧宅

老宅正门

老宅正门

老宅院内现状

老宅院内现状

朱正钧宅位于塘下镇后朱村朱胜街84—92号,现存建筑为清咸丰三年(1853)建成,宅子坐北朝南,临河而建,占地面积达600平方米,距今已有159年,至今尚保存完好,仍住着多户人家。

  朱正钧宅为江南水乡典型的庭院式民居建筑,屋里屋外皆是各种精致的雕刻与灰塑装饰。台门,作假三间形式,落翼式悬山顶,小筒瓦铺面,墙体用大轮打磨青砖撕缝砌筑,石质上槛磨制细腻精美。主楼为2层楼房,面阔7间,进深4间,穿斗式梁架,重檐硬山造,小青瓦屋面,瓦口置勾头滴水,雌毛脊,四重马头山墙,墙面青砖撕缝砌筑。普通台基础,用阶条石压面,青砖墁地,明间台基前设两级垂带踏跺。厢楼各面阔3间,进深3间,穿斗式构架,重檐硬山造,小青瓦屋面,瓦口置勾头滴水,清水脊,脊吻作花卉状。

  整座建筑造型精巧,用料讲究,雕刻工艺精细,具有较高的文物价值。

  浙南建筑优秀代表

  “朱正钧宅建于晚清,建筑风格上带有一点西洋风貌,但又保持了传统的建筑风格,是那个年代留存下来比较优秀的浙南地区古民居建筑代表,这种建筑风格也是当时瑞安的一个建筑文化现象。”建筑专业出身的市文联主席李刃说,朱正钧宅是典型的浙南建筑的一个优秀代表,无论从工艺、布局、轮廓线以及楼度都呈现出了优美姿态,且伴水而居,水上交通便利,而前街后河的瑞安民居特色,说明老宅的主人是个文化人或者很有地位的富商。

  曾在市文物馆工作过的李刃,一度研究过老宅的建筑历史,他分析了老宅的建筑特色。朱正钧宅的建筑是一种清水做法,从如今仍保存完整的墙体可以看出,没用水泥抹过,建墙体的每块砖都是磨砖对缝,每一块砖都要对齐,这种做法对材料、工匠要求很高,就此可以推断朱正钧宅是个下了大本钱的建筑。

  建大宅,把自己的理想、钱投入到建筑上,是古代文人的一个典型做派。那时,投资理财途径不像现在这么多,在建筑上花钱也是当时人们对钱的一种处理方法。

  “痴迷建筑是文人的一种情趣爱好,不一定有设计图纸,但会把建筑做到精致,把心中的美好全体现在建筑上,也是用建筑来体现自己跟周边人的地位差异。”李刃认为,朱正钧建起这间大宅,除了个人情趣爱好或是对钱处理的一种方式外,也符合中国伦理文化的潜移默化意识,即赚了钱一定要在家乡造房子,留下建筑给后人做个榜样,激励后代,要顶天立地。

  李刃说,朱正钧宅的建筑风格带有那个时代的模式和潮流。总体外观来看,老宅与水形成的倒影很漂亮,堪称现存比较优秀的古建筑。但是工业发达的塘下,如今老宅的传统格局已经不是原貌,在传统文化日益消逝的当前,无论从建筑学、社会文化层次还是人文的角度,都需要去抢救和保护。

|||

朱正钧宅

朱正钧宅

老宅主人如何发家说法不一

  朱正钧的部分后人如今还住在老宅中,宅子东首开诊所的是朱正钧第9代后人,诊所的主人有三兄妹,记者找到对老宅的历史较为清楚的老大朱醒华。

  “上世纪90年代,我考上大学后,就搬出老宅了。如今我妹妹住在老宅。”朱醒华说,关于老宅,他收集了很多材料,包括朱姓家族的历史、族谱上的记载等。

  从有关资料的记载来看,修建大宅的朱正钧是个乐善好施的人,同村人出门谋生他还会相赠盘缠,如今隆山公园上的“观海亭”最初就是朱正钧捐钱修建的。朱正钧娶有两房太太,共有3个儿子、5个女儿。根据市文物馆的考究认定,该宅建于清咸丰年间,历时3年建成。

  “我祖上应该是做生意发家后,才盖房子的。”朱醒华称,从一些族谱记载上推断,当时恰逢太平天国运动,朱正钧很可能是在这个时期做木材或是大米生意。朱醒华的这个推断,得到了后朱村一些老人的认同。该村老人们说,朱宅后门就是塘河,宅子边上就是一个码头,朱家的货物应该都是从这个后门运到屋内的。因为在那个年代,最发达的就是水上交通,房子前街后河,是极优越的位置。

  但也有一些民间传说,当时的朱正钧很穷,欠下很多债务,除夕夜还要被人上门讨债,为此朱正钧父子俩出门躲避讨债,直到除夕夜后半夜才回家。当父子俩回到家门口时未进家门,而是坐在大门口,发现屋前不远处有一个发光的东西,挖开后意外挖到一大笔银两,从此还了债务,盖起大宅。

  不管是民间的传说还是历史的考究,根据朱姓族谱的记载,朱正钧的后代受教育水平都很高,出过多位举人。

  “我曾祖父的父亲行医,可惜我爷爷的父亲过世较早,在我爷爷5岁时就去世了,所以很多家族里口口相传的东西都没有流传下来。我比较清楚我爷爷那一辈,我爷爷11岁到16岁在瑞中上学,22岁到湖岭开诊所,是当时当地第一位西医医生。”生于老宅、成长于老宅的朱醒华,对老宅的感情依然浓厚,经常回家拍些照片回去自己研究。

  朱醒华说,妹妹最初跟着爷爷学医,后去学校进修,算起来,这也算是“祖传手艺”了。

  古宅外貌:与现代“内饰”并存

  如今的朱正钧宅还能看出当年的模样,除了老宅东首诊所内比较具有现代感外,其余部分均保持原貌,从外观上看还是一间传统民居。

  现在老宅住有7户人家,其中朱正钧后代本家族占了四分之三。“老宅周边的房子也是我们祖上的,只是后来都转手卖掉了,现在老宅内部的分房间也租出去了。”朱醒华说,老宅破坏程度还是比较严重,2楼住房如今都有小改变,安装上窗户、空调。目前,对老宅主要的保护还是靠主人家自己,保护的力度显然还是太小了。

  走进老宅,总体外貌、格局等变化不大,比较突兀的是宅子西首厢房内摆放着的两三台机床,有工人正在机器前操作,响声不小。显然,生产机器进入老宅,对老宅的保护十分不利。

  “老的建筑、文化的根基越来越少,对老宅的保护要及时有效介入,主人可以改善居住环境,但不能改造它的文化记忆,不能改变它的材质,生产作坊搬进老宅无论如何都不会对保护有好处,加重破坏程度不可避免。”李刃说。

编辑:

微信

最热评论

发布评论

项目对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