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诸暨斯宅村的千柱屋

时间:2012-12-21  来源:浙江在线  浏览:1146次
寂静的山林中,偶尔的几声鸟叫,透着大自然的欢快…实在难以想象,这外表上分明是村庄的建筑竟然只是间特大的民居…风雨中飘摇了两个多世纪的千柱屋是江南明清建筑的另类之作,它不会也不应该在岁月的风尘中泯灭,但前提是我们对待历史和文化遗产的态度…斯宅人单纯地期许着,有朝日,这里旅游配套跟上了,能吸引更多的游客,在家也能赚钱…听说斯宅村被入选中国景观村落,斯国材笑着说“看来这个农家乐的生意还会
诸暨斯宅村的千柱屋

诸暨斯宅村的千柱屋

    清代巨宅“千柱屋”位于诸暨斯宅村,建筑面积占地6900多平方米,有屋118间,弄32条,内含10个天井,屋柱盈千,故名“千柱屋”。建于清代嘉庆年间,房屋为砖木结构,气势恢宏,为当地巨富私宅。

马头墙,小青瓦,清代的木轿,民国的洋车,木制的脱粒机,遮雨的斗篷,生动形象的石雕、砖雕、木雕,还有残留在外墙上的文革时期的标语口号……诸暨斯宅村,千柱屋气势恢宏地依山面溪而立,不言不语中透出一股低调的奢华。

  亦屋亦村

  冬季的午后,一缕阳光轻轻地穿过树梢,照在斑驳的泥墙上,形成一个个圆影。寂静的山林中,偶尔的几声鸟叫,透着大自然的欢快。茂密的树林包围着一片古宅。这里就是诸暨斯宅村的千柱屋。

  一股浓浓的米香,透过这间古屋小门,飘向天井。原来,女主人胡亚琴正在古屋客堂的灶前做着糖麻圆。当注意有陌生人到来时,她显得新奇又有些拘谨。

  61岁的胡亚琴,是这里为数不多的外姓人,自嫁入斯家后,没离开过这里。她的家就在这片古宅的核心处,东面即紧邻千柱屋大厅。这里人家一般都有两层,底下是客堂,上面为阁楼。

  亚琴家的客堂里稍稍显得拥挤。屋内没开灯,正对门是两扇紧闭的木窗。正门右边一条木头原色的楼梯通向阁楼;隐约的墙间立着一条条粗大的木柱。木质墙壁因年代久远,显得有些斑驳。

  亚琴领我们到阁楼上看。木梯很结实,折一个角后即入阁楼。楼上的空间为狭长形,只有前后两扇小木窗。打开窗,和煦的阳光立刻充满了小屋。

  就这样小小的不到30平方米的阁楼里,住着亚琴夫妇和他们13岁的孙子和9岁的外孙。她说,孩子父母都在城里打工,两个孩子就在附近的斯民小学就读。

  这古宅里见不到青壮年,只有老人和小孩。虽然村里的年轻人都走出山林,在城里打拼,亚琴和其他村里的老人们一样,却喜欢这里安宁、平静的生活。要是农活不多,老人们都喜欢端个火炉在家门口,三三两两围坐着,谈天说地,抽旱烟,打毛线,或是摆个棋盘,杀一局。

  是村?是屋?穿梭其间,常常会被这里近乎相似的格局所迷惑。实在难以想象,这外表上分明是村庄的建筑竟然只是一间特大的民居。这是一幢拥有7400余平方米建筑面积,有32条弄堂、10个天井、36个小天井、8个四合院、118间房间、1200多根廊柱的大屋子,因屋柱愈千而得名“千柱屋”。

  千柱屋里的老人们颇有些自豪地介绍,以前千柱屋里有户人家,家里养的牛从来不出大门,天天就在这千柱屋里头转悠,轮流吃10个天井里长的青草,竟然也养得膘肥背圆。千柱屋里虽然各家相对独立,却廊檐相接相合,互不隔离,的确像一座微缩的城池,走遍千柱屋的每一个角落,可以“晴不见日,雨不湿鞋”。

|||

千柱屋内景

千柱屋内景

住民家门口做土特产生意

住民家门口做土特产生意

春去春回

  这座“活着”的宅院,历经百年时空,即使被评上“国宝”之后,也没有迎来其他江南古镇、古村落那种游人如织的盛况,并没有显出一跃龙门的轻狂,它依然静静地伫立于大山深处,过着一如既往的寻常日子,不温不火。

  很多曾经在这个宅子里长大的年轻人都走出了宅门,走出了山野,但是还有很多斯氏后人依然起居于此,过着看似有些单调的生活。

  我们问起一位老人,为何不跟随儿女到城里住,老人回答说:“在这里生活习惯了,这是我的家,看着这个宅子我心里比较踏实。”

  一些五六十来岁的人,也不再到外面做生意了,而是依在自家门口摆起了土特产。虽然有时一天也没做成一笔生意,他们仍然坚守着。

  而习惯了平静生活的斯宅人,对于今年国庆黄金周游人如织的火爆场景就像是做了一场梦。千柱屋管理小组组长斯公清说,这里所有的空地和街道小巷都被车子停满了。在千柱屋做了4年导游的蔡娟说,那时一天起码上千人到来,撕门票撕到手发酸为止。

  58岁的斯樟火更连做梦也没想到,那几天自己光卖土特产净赚了1万多元。现在,他已经彻底放弃了之前挑着自家种的蔬菜,沿街叫卖了,而是安心地把自家当生意场,做起了土特产买卖。他家门口就挂着一块木板,写上各种土特产名称,还有他本人的手机号码。斯樟火说,他卖的土特产有20多种,有萝卜丝干、玉米粉、野山菊、粉条、番薯干等等。

  这古宅成为景区后,如同开启了另一扇门。让斯宅人渐渐地看到了新的希望。住在这里的人很庆幸,当年买了这里的房子或从祖上继承过来,感觉颇为荣耀。

  斯宅人单纯地期许着,有朝一日,这里旅游配套跟上了,能吸引更多的游客,在家也能赚钱。

  老屋新客

  村支部书记斯卫星告诉我,斯宅人不仅拥有千柱屋,还有发祥居和华国公别墅等清代斯姓居民建筑群14处,这些建筑的占地面积都在3000平方米以上。但是,十年前,拥有这么多历史古迹的斯宅村却始终“红”不起来。

  为进一步开发旅游,斯宅村建设了景区游客集散中心和停车场。这几年,随着文物保护工作力度不断加大,累计投入近2000万元资金对华国公别墅、发祥居、新潭家等斯氏古民居建筑进行修缮和保护。建立斯宅文保区专职消防队,提高文保区消防能力;投入43万元建立斯氏古民居建筑群视频动态监控系统工程,对千柱屋等文保区域实行防火、防盗监控。

  在千柱屋门口,我们遇到了“千柱屋斯国材农庄”的老板斯国材。今年已经61岁的斯国材曾是千柱屋里的住民。斯国材坦言,当了大半辈子农民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祖宗留下的房子会变成景区,而自己成了农庄老板。

  听说斯宅村被入选中国景观村落,斯国材笑着说:“看来这个农家乐的生意还会越来越好哩!”

  太阳渐渐西斜了,天空泛出了晚霞,映红了古屋上的青瓦。暮晚的千柱屋慢慢热闹起来。放学回家的小学生,出外干活的大人也陆续返家,炊烟袅袅升起。大嗓门的招呼声,间或爽朗的笑声,生菜入爆热油锅的翻炒声,充满了古宅。辛苦了一天的村民家家聚在一起,开始分享喷香的米饭。

  亚琴的两个孙子也放学回家了,他们围着自家的小堂屋追逐嬉戏。当我们说要离开时,一老人端着一碗伴了菜的米饭,坐在大门口石阶上,吃了起来,或许在她看来,平日里的斯宅人仍是寂寞的,能看到我们这些人的到来,也是一种乐趣吧!

  古屋依然面向小溪肃立着,西下的太阳照得老人的身影越来越长。

  风雨中飘摇了两个多世纪的千柱屋是江南明清建筑的另类之作,它不会也不应该在岁月的风尘中泯灭,但前提是我们对待历史和文化遗产的态度。

编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欢迎投稿:点击这里查看投稿方式及联系方式

微信

最热评论

发布评论

项目对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