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大树进城”背后的“循环腐败”

时间:2012-12-05  来源:东方今报  浏览:1095次
古城区接到省纪委来函后,从月起对赵桂强采取措施查办后,移交给司法机关…防城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刑庭庭长钟健针对防城港市园林处这起窝案认为,由于园林绿化工程领域包含较多技术含量和设计因素采购招标无章可循许多项目不透明,导致监管难度大,容易滋生腐败…些城市的政府部门以地面以上米左右的树木胸径为指标制定指导价,但树木枝丫支数树冠形状树高等都难以做出统的指标,导致价格随意性很大…
“大树进城”背后的“循环腐败”

中国景观网12月5日消息:当前,随着城市化步伐加快,特别是当前地方政府政绩园林绿化投资冲动,大树进城、名木进城使园林绿化成了一个热门的行业,也成了腐败的高发区。

一株普通的榕树,在账面上身价高达10余万元;一项实际支出60多万元的城市绿化工程,账面支付款却“疯涨”到了150多万元……当前,随着城市化步伐加快,特别是当前地方政府政绩园林绿化投资冲动,大树进城、名木进城使园林绿化成了一个热门的行业,也成了腐败的高发区。

○绿化腐败频发

云南省丽江市古城区原园林绿化局局长赵桂强因收受贿赂55万余元,并有161万余元的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日前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3年。

丽江市古城区纪委负责人介绍,今年初,有人向云南省纪委实名举报赵桂强受贿等违法违纪事实,省纪委随即要求古城区纪委查办。古城区接到省纪委来函后,从2月起对赵桂强采取措施查办后,移交给司法机关。从举报到8月市中院终审判决,古城区纪委和司法机关在上级支持下,仅用了6个月时间就完成了案件的查办和审判工作。

记者从古城区检察院了解到,检察机关指控赵桂强自2005年7月任古城区园林绿化管理局局长职务以来,利用职务之便,在丽江市城市园林绿化工程发包和实施过程中,先后多次非法收受园艺绿化乙方的贿赂款物共计50余万元。赵桂强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其财产和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他家共有资产折合人民币340余万元,扣除其债务47万元后,仍有160余万元无法说清来源。

古城区法院一审认定,赵桂强收受贿赂55万余元,有161万余元的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依法判处赵桂强有期徒刑13年。

近年来,重庆、杭州、郴州等地均曝出了园林领域的腐败案。广西防城港市园林管理处一名主任、两名副主任及一名会计在园林绿化工作中发生贪污、受贿和职务侵占“窝案”,其中管理处原主任赵莉萍在一年多的时间里,11次贪污公款170多万元、受贿3.8万元。

○绿化背后的腐败交易

“一项普通绿化工程,财政预算投资200多万元,而实际工程造价只需六七十万元,即使是通过虚开发票套取70多万后,也没达到预算的投入额度。”防城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庭长钟健针对防城港市园林处这起“窝案”认为,由于园林绿化工程领域包含较多技术含量和设计因素、采购招标无章可循、许多项目不透明,导致监管难度大,容易滋生腐败。

1.定价随意性大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对于苗木特别是古树名木来说,个体差异性非常大,又具有唯一性,无法做到由物价部门统一定价。一些城市的政府部门以地面以上1米左右的树木胸径为指标制定指导价,但树木枝丫支数、树冠形状、树高等都难以做出统一的指标,导致价格随意性很大。

一棵并非名贵树种的榕树,单价竟然高达10万余元!在防城港园林绿化“窝案”中,一张采购7棵大榕树的发票牵出了这一腐败案。

|||

2.采购招标无章可循

“一般标的物会有规定的指标,相关技术参数容易确定,可以通过‘货比三家’确定性价比较高的商品,但这一常规方式在园林绿化行业实行却很难,留下了很大的权力寻租空间。”业内人士介绍。

记者了解到,由于当前城市绿化的巨大需求,银杏桂花红豆杉香樟等名贵树种奇货可居,这样的“大树进城”不仅破坏了农村的生态,导致大量的古树名木在迁移中死亡,还滋生出一条“黑色利益链”。

业内人士称,园林绿化工程包括景观设计、土方工程、给水排水、后期管护等等,涉及规划、工程发包、工程选材监理等环节,在这过程中的每一阶段都有牟利空间。“以一棵原产地2万元的银树为例,供货商赚取2万元利润,加上运输费和预留回扣,最后开价一棵可能就达10多万元。”

3.移栽、补种无序,循环腐败受益

苗木难以像一般物品一样登记入固定资产库,移植到城市的树木,成活率是个未知数,后期补种资金也给腐败留下了滋生空间。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比较廉价的小灌木,实际种植数根本无法量化,种七八千株入账1万株,很难发现。

有一些地方的园林绿化部门,利用城市道路扩张之机将树木移走,购买新树种植,再将原来移走的树“购买”回城市种植,循环获取利益,有的还以补种、护理为由长期获取利益。

据了解,赵桂强担任古城区园林绿化局局长的数年间,正是丽江创建国家园林城市之际,作为正科级基层领导干部的赵桂强一方面为丽江“变美变绿”付出了大量辛苦劳动;另一方面,由于对涉及大额资金的园林绿化建设工程拥有发包权,在利诱面前没能把持好自己,走上了腐败道路。

4.监管难度大

在某大型园林工程做监理高级工程师的黎先生告诉记者,为压缩相关人员权力寻租的空间,在工程的苗木购买过程中采取了多部门多人参与询价的办法。他同时坦陈,多部门多人参与询价对于预防腐败作用有限。“供货商可以当场喊高价,背后再给关键人员‘回扣’。”防城港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廖家胜认为,园林工程中即便通过招标形式购买苗木,也难以做到相关人员不在其中拿“回扣”。陪标、议标、围标等各种违规操作也可能在招投标过程中出现。

钟健说,园林工程管理制度不完善、监督不到位,是这个行业产生腐败的一个重要原因。云南省行政学院教授綦长青认为,对于涉及工程等巨大经济利益的项目及公务人员,纪委监察部门和审计等监督不能缺位。要减少工程中的随意性,在事中和事后都必须审计。同时,还要加大普通群众对于重大决策的知情权、监督权。

○近年来各地“天价”绿化集纳

——2012年3月,青岛政府决定一年拿出40亿元巨资种树,占到全市财政收入的7.2%;

——2012年2月,广西防城港市,一棵普通榕树在账面上的身价高达10万余元;

——2011年12月,合肥蜀山区南岗镇从越南原始森林陆续引进250棵百岁以上的紫薇树,每棵古树大约40万元;

——2011年3月,广东佛山禅城区加种香樟、秋枫、大福木棉等大树601棵,预算1400万元,均价2.3万元一棵;

——2010年8月,广州珠海市耗资800万元在两条道路旁种植了31棵罗汉松,平均每棵26万元,有关部门称将为这些名贵大树进行gps定位,防止偷盗;

——2010年4月,山东某小区绿化使用15万元一棵银杏树。

摘自《人民文摘》  

编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欢迎投稿:点击这里查看投稿方式及联系方式

微信

最热评论

发布评论

项目对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