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陕西化感寺之谜

时间:2012-12-04  来源:西安晚报  编辑:  浏览:852次
民国时期的县志把化感寺归入古寺观栏目,附在后面,记为“感配寺在辋川内见王右丞文集,翠微寺在白鵶谷见杜诗注,感化寺见旧唐书…不少学者认为化感寺在辋川内,上海复旦大学著名教授陈允吉先生亦在《终南别业即辋川别业考兼与陈贻焮等同志商榷》文中,言说化感寺就在辋川别业附近…而寺坡的殿宇遗址和庙堂的残存文物证实了这推断,南北两院的殿堂布局与绿釉琉璃筒瓦莲花纹络瓦当的碎片为古寺的存在提供了最为有
陕西化感寺之谜

隋唐时期著名的禅宗寺院化感寺,在历史上湮没千年之久,极少人知道它的存在,更不知它隐匿何处。一些从事专门研究的学者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化感寺竟成了一个令人困惑的谜团。

  方志唐书说

  蓝田清代嘉庆志是记载寺观最为详尽的县志之一,但它对化感寺只是以不可考者杂录附后,记曰:“按县境尚有感化寺见旧唐书……不知创始何朝落成何日也。”以图文并茂著称的光绪志对寺观的记载未有新意,关于化感寺的记述也循于此说。民国时期的县志把化感寺归入古寺观栏目,附在后面,记为:“感配寺在辋川内见王右丞文集,翠微寺在白鵶谷见杜诗注,感化寺见旧唐书。”这些地方志书均不能标明化感寺的所在,又将化感寺记为感化寺、感配寺,显然是缺乏深入考究和溯源。

  唐书有关化感寺的记载在《旧唐书》191卷、列传141的《义福传》中。传云:“大智禅师义福姓姜氏,潞州铜鞮人。初止蓝田化感寺,处方丈之室,凡二十余年,未尝出宇之外。后隶京城慈恩寺。”《全唐文》280卷存严挺之《大智禅师碑铭并序》,记有:“神龙岁,自嵩山岳寺为群公所请,邀至京师,游於终南化感寺。”唐书与唐文记载了化感寺在蓝田的真实史料,却不能指点化感寺的位置。

  讹为感化寺

  化感寺讹为感化寺出自唐诗的不同版本,完全是后人曲解了佛家“化而感之”的含义,错误地将化感寺改成人们所熟知的“感化”而已。改动不仅包括王维的《游化感寺》《过化感寺昙兴上人山院》,白居易的《化感寺见元九刘三十二题名处》,就连《山中与裴秀才迪书》中的化感寺也被误为感配寺。唯元稹的《山竹枝》中的自注(注云:“自化感寺携来,至清源,投入辋川耳。”)没有被改动。

  这些错误的版本可能出现在北宋末期,或是哲宗之末,徽宗之初。崇宁二年(公元1103年)受徽宗之召而为书学博士的北宋书法家米芾,书有王维《感化寺诗》,如今在《古今碑帖集成》中尚存墨迹。而当年错改寺名的文人学匠也许没有想到此举的影响竟如此深远,清代出版的《全唐诗》、《王右丞集笺注》,民国出版的《全唐诗》,乃至今天出版的《全唐诗》、《全唐诗选注》、《王维诗集》等书籍,均一错再错,甚至连大学的一些教材亦不例外。

  其实,唐代诗作传承至北宋初期,化感寺名并无差错,太宗匡义敕令编纂的《文苑英华》仍集录为化感寺。《文苑英华》是一部大型诗文总集,为北宋四大类书之一。全书1000卷,收录上起南梁、下至五代的2200人近20000篇作品,可谓卷帙浩繁。其中,唐人作品约占十分之九,资料主要来源于皇家藏书。它的可信度无疑很高。与《文苑英华》同年奉敕开始编纂的宋《高僧传》,集录唐太宗贞观年间至宋太宗端拱元年,凡343年的高僧传记。二书集成同一时间,有关化感寺的载录是一样的,与《旧唐书》、《全唐文》和唐道宣《续高僧传》的记载完全一致。由此可知,化感寺讹传为感化寺确是无可争辩的史实。

  寺在蓝谷旁

  化感寺在蓝田已由《旧唐书》、《全唐文》给出答案,但具体在蓝田什么地方始终未得到答案。《旧唐书》的《义福传》没有说明,《全唐文》的《大智禅师碑铭并序》亦未提及,宋《高僧传》的《义福传》也无记载。

  中国王维研究会自成立起,举办了5次国际学术研讨会,会上曾经探讨过化感寺的地理方位问题,因为意见不一而无果。不少学者认为化感寺在辋川内,上海复旦大学著名教授陈允吉先生亦在《终南别业即辋川别业考兼与陈贻焮等同志商榷》一文中,言说化感寺就在辋川别业附近。

  十年前笔者在省图书馆翻阅佛家典籍。在唐道宣《续高僧传》中先后发现,卷15的《灵润传》有:“大业初岁,……遂脱略人事,厌俗归闲。遂往南山之北,西极沣户,东渐玉山,依寒林头陀为业。”又有:“会隋氏乱伦,道光难缉,乃隐潜于蓝田之化感寺。”由此辨析,灵润到过玉山,其隐居的化感寺应在玉山附近。卷20的《志超传》有:“时蓝田山化感寺沙门灵润、智信、智光等,义解钩玄,妙崇心学,同气相求,宛然若旧。遂延住彼山,栖志得矣。”蓝田山多指玉山、王顺山,亦指玉润山、虎侯山,均在蓝谷两侧。最终的发现是在卷13的《道岳传》中,明白无误的文字写着:“武德初年,从业蓝谷感化寺。”

  得到化感寺在蓝谷的确凿证据,问题就变得简单起来。先看王维《过化感寺昙兴上人山院》一诗,从“暮持筇竹扙,相待虎谿头”句,可知化感寺附近有二山夹一涧的虎溪崖头。再依白居易《感化寺见元九刘三十二题名处》查阅元稹、刘禹锡诗,找到元稹《山竹枝》一诗,诗中“深院虎溪竹,远公身自栽。多惭折君节,扶我出山来”,则完全标明化感寺在虎溪旁。虎溪源头在今天的寺坡旁边,流经寺坡之下,寺坡当是化感寺的所在了。而寺坡的殿宇遗址和庙堂的残存文物证实了这一推断,南北两院的殿堂布局与绿釉琉璃筒瓦、莲花纹络瓦当的碎片为古寺的存在提供了最为有力的旁证。一个困扰人们数百年的谜底就这样逐步揭开,填补了终南山佛教研究的一项空白。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