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对当前教育方法和目的的一些评论

时间:2014-05-02  来源:《景观设计:学科、专业与教育》  编辑:  浏览:1383次
项目和场地规划区域规划目前都正在蓬勃发展…而在逻辑上,这两者都属于景观设计学学科研究的范畴…前者的工作范围包括城市再开发项目公共和私人住房项目学校区和娱乐区规划等在内…尽管近来关于景观规划设计的书籍比较少,但却有大量可用的建筑和艺术方面的书…这些变革和近数十年来发生的大的文化方向上的改变密切相关…这些工程问题的计划和安排是偶然的,也许是个公园,然后是详细的划分,紧靠个文化中心,
对当前教育方法和目的的一些评论景观设计职业和教育一直面临着一个决定性的选择:即选择要么积极投身于人居环境改善的重要事业,要么就只做些装点门面的附属性的工作。整个行业和相关高校都必须作出选择,并决定应如何做出充分调整,以使设计师们作好应对日益增长的问题的准备。对综合性的景观规划设计的需求并未消亡,恰恰相反,它正在日益兴旺。人口的扩张、环境问题和环境组织的发展都使得这种需求达到了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水平。

  项目和场地规划、区域规划目前都正在蓬勃发展。而在逻辑上,这两者都属于景观设计学学科研究的范畴。

  前者的工作范围包括城市再开发项目、公共和私人住房项目、学校区和娱乐区规划等在内。随着最近住房法案的通过,上述领域的重大建设活动完全是可以预期的。因此这方面的要求也许更为紧迫一些。

  在区域规划方面,美国的情况也许会和英国发生的运动类似。尽管在目前,我国区域规划除了仅有的几个孤立案例以外,开展得并不活跃。但随着这方面认识的进一步成熟,人们会意识到必须进行区域间合作,必须保护自然和人文资源。区域规划的角色也将会越来越重要。

  随着新的项目类型的不断加入,人们越来越需要新的工作方法和思路。这种革新要求不能简单的解释为学派之间的思想对立,也不能归因于更具体一些的传统和现代之间的对立,而是因为显而易见,一些解决问题的根本思路需要进行调整。一般来说,这意味着更少依赖传统的解决问题方式(特别是在风格意义上做规划和设计的方式),而更多的把思路转向一种更基本的途径(从使用和成本意义上来考虑问题)。

  这些变革和近数十年来发生的大的文化方向上的改变密切相关。自1930年代开始,美国的社会、经济、政治价值观发生了根本变化。和一战后的情况相反,二战以后的时期里,人们对人文主义价值一度极为关注。在越来越强调个人价值的背景下,许多老的价值观为新的价值取向所取代。人们已经习惯于公开表达自身对生活基本自由的要求。

   在这些背景下,景观设计学科有必要进行大量研究和理论思考。人们需要更大的勇气去诘问和重新估价对这一学科的原有理解,并对之进行必要变革,以便与环境规划领域的其他学科相适应。

  毫无疑问,高校目前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要么继续努力,使景观设计成为一个不可或缺的职业,要么继续昏睡,对和现实问题的进一步联系熟视无睹。

  总的来说,有一些值得乐观的迹象,表明很快就将会有一些必要的调整。但也有一些问题存在,使人不得不从根本上分析和评估今天景观设计教育的方式和内容。

  景观设计专业以项目和解决方案的方式来进行教学曾经是天经地义的。一般都在正常的学习时间里安排学生针对具体的工程问题,进行不同的景观设计课程学习。这些工程问题的计划和安排是偶然的,也许是一个公园,然后是详细的划分,紧靠一个文化中心,诸如此类。景观交流方面的问题(Landscape Exchange Problems) [2] 是被按照已经计划好的方式来安排布置的。

  在这样的一个体系里,课程(例如结构和设计)和设计思路发展之间的相互协作即便不是不可能,也将会非常困难。一些学校因此对原有课程进行了彻底改变,使之成为一个更有组织的体系。整个学期的工作被安排成一个发展的计划,其中包含着多个彼此相关的问题。显然,这一做法有着更多的优势。

  然而,项目——方案式(或者说案例方法的教学)也有一些优点。题目的改变带来景观交流问题的改变。加之竞争的刺激使学生更有兴趣。这些都使得这一教学方式也比较有效。有事实证明案例式教学的优点所在。很明显,任何给定问题的解决都不是首要的,最重要的是学生在寻找解决方案中所经历的思考过程。同时,不论给定的命题是什么,针对一个特殊命题的解决方案是很难应用到别的命题上的。每个新命题都有其不同的条件,因此其解决方案也是各自不同的。

  解决问题的根本在于思维方法,即理解和解决问题的评判性思维方法。就其根本而言,设计就是一个把包括成本和结果在内的所有起作用的要素,关联成一个综合整体的过程。设计中的评判性思维涉及到如下几个方面,1)研究,理解所有需要考虑的因素;2)分析,建立诸要素间理想的合作关系;3)综合,把这些关系的复杂整体通过空间的组织表述出来。

  这一意义上的研究不仅仅是死读书。它涉及主要的和次要的研究,包括三种类型———口头的,视觉的和实验的。

   口头的研究意味着阅读和讨论。尽管近来关于景观规划设计的书籍比较少,但却有大量可用的建筑和艺术方面的书。同时,社会和哲学方面的书面资料也有助于对环境规划基本问题的理解。

  视觉方面的研究是基于对自然的被动意义上的理解而进行的。它意味着观看照片、草图和在有关场地完成的此类作品。尽管一些学校的位置有利于安排田野调查,但仍然不应忽视来自本乡本土的灵感。例如用于提升粮食的机具、高压线、耕地等等,都是刺激学生理解场地特征的因素。

  实验研究的目的是寻找新的艺术上的可能性,包括材料、建造方式、空间组织等方面在内。只有对纯粹设计意义上的形式、颜色、机理和空间关系有了基本理解以后,才有可能获得高质量的设计成果。例如,大学里的设计命题往往就通过不考虑材料形式的做法,把空间关系研究孤立出来。这迫使学生只在空间关系上,而不是在物体意义上考虑问题。一个这样的抽象空间设计命题,实际上暂时回避了整体上的复杂因素,仅仅研究纯粹的空间关系。这样的训练有助于大脑和眼睛对包含比例、平衡、对比等等在内的纯粹设计意义上的质量原则的掌握。而这些设计原则,对设计情感意义上的人居环境来说是十分基本的。设计的第二步是分析。对任何设计问题来说,针对相关问题的系统分析是必要的,此后才有可能形成”设计—形式”的表述。尽管训练有素的设计师会很快的进行分析,并综合起来直接在纸上进行图式思考,但对学生来说,按部就班的进行一些图式表述过程还是非常有益的。

  例如,为了解决一个建筑问题,学生首先会通过进行抽象的关系图表来理解问题。这种研究仅仅考虑相关功能的理想关系,例如厨房和吃饭的地方有关,浴室和卧室有关等等。尺度、形状、位置或其他“实际”的考虑被暂时搁置一旁。

  接下来的步骤可能是一个“空间”的或者“结果”的图表分析。通过分析,他们会把不同功能放入空间,例如根据对场地、位置、功能等影响的位置次序进行空间上的排列。交通是下一步考虑的问题。无论如何,图表形式确实是一个便捷有效的工作系统。当然,每个命题都需要不同的分析过程。严格的“目录化”(categorization)不仅不必要,而且也不能保证产生好的方案。相关因素之间几乎都有着多种复杂关系。因此,必须根据情况灵活安排进行多种必要的分析。涉及因素关系类型有多少,就必须进行多少次分析。景观规划设计中较为常用的分析是对各种相关重要性因素的演绎推理和衡量过程,包括对因素、位置、方向的研究,以及对室内外关系的研究等。

   随着这些基本分析的进行,学生就会考虑“实际”的细节,如尺度、形状、材料、结构体系等等问题。通过这一评判性的思维过程的演进,最终的设计形式就会显得不那么武断,不那么带有预设色彩。这种形式将更多的是一种和所用结构和材料相一致的功能性的表达,而不是从“现代”还是“传统”这样的角度来考虑问题。

  设计师需要对各种相关因素进行综合权衡,并最终通过设计形式把一切表达出来。这正是他们和工程师、技师的区别。设计教学进行到现在这一步,尚未涉及想象和审美口味问题。设计师应该有把功能和艺术格调(比例、敏感性、戏剧性特征以及和其他与“美”密切相关的因素等等)组织起来的能力。这是一个设计师应有的基本素质。讨论这些素质能否教出来是没有实际意义的。尽管通过设计教学中的不断努力,研究和分析的过程已经相当完备,但教师们最希望的还是每个学生都有足够的潜在综合能力,通过适度的指导和培养,就能发挥出来,从而达到要求。

  评判性思考过程涉及到研究、分析、综合权衡,这就要求思维方式更富弹性。通过评判性思考过程,每个命题都是从分析的角度切入,并在最后进行综合权衡,这就排除了教条和主观臆断的可能。而这两者正是设计中容易出现的错误。同时,因为每个命题的解决方案都是理想状况妥协的产物,所以实际上最终提供了多种可以选择的思路。设计师在有了对基本关系的全面理解之后,他对各种选择的比较就会建立在对命题全面掌握的基础上。今天的青年设计师们似乎更热衷于结构主义和表现主义的理论。毫无疑问,这是他们迷恋当代艺术和建筑形式技巧的结果。然而,这些不是景观设计艺术表现最终的归宿。

  就像我们前边所说过的,针对每个不同的设计命题,都会有不同的艺术表现。同时,景观设计中的艺术表现也没有必要去模仿姊妹艺术的方式。由于涉及命题的相似,景观设计中的艺术表现会相当接近建筑设计中常用的方式。但当代景观设计最终会从它自己的基本组分如材料、方法和功能中演进、产生行之有效,并且丰富多样的艺术表现方式。

  我们可以发现环境规划方面大量的实验性项目已经产生了新的形式,例如一些等高耕作(contour plowing)项目,高速交通线路项目,类似雷德朋的绿带城镇建设项目等等,它们都是直截了当解决功能问题的典范,而同时又因为这一理念具有了新的形式。

  所以,我们的教学体系中不仅应包括基本的设计方法,还应强调调查研究和实验的重要性。教学中的限制往往是理论上的,并且通常只用学期末评分来反映教学结果,因此,学校不应该仅仅教给学生谋生的本领。还应该在教学体系中鼓励对新思想的探索和怀疑。只有这样,学生们才能掌握以问题为导向学习知识,不断应对新情况的本领,从而在他们的职业生涯里为社会进步做出贡献。

作者单位
Hideo Sasaki 美国伊利诺斯大学景观设计学系(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