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职业与教育论坛:互动与交流

时间:2014-03-28  来源:《城市环境设计》2007(1):86-87  编辑:  浏览:1340次
所以,我们在做项目时,要考虑做出的东西是不是对这个地区的使用者有用?如果有用,多花点钱也没有关系,如果没用的话就不应该在上面花钱了…刘滨谊在中国有这么个特殊情况高校老师允许在校外从业,在教学的同时也做项目,有自己的设计事务所…首先决策者对于我们这个专业的认同就很重要,我和李老师共著的第本书就是《城市景观之路与市长们交流》…如果说外国的建筑师和中国的古典园林设计师相比有什么实
职业与教育论坛:互动与交流 经济与功能

  提问:我是一个园林公司的负责人,来自美国,今天我想提两个比较实际的问题:任何发展都离不开成本——资金,设计的发展与现在的经济适用性的关系是什么状态?

  陈跃中:这位先生所说的钱、经济性,其实就是注重功能、注重实际。美国和中国目前在景观设计上有些不同,这个“不同”在很多学生以及从业人员看来好像是观念的不同,其实我觉得没那么多观念的“不同”。“钱”的问题说起来很俗,但也是很重要的。其实我没有这个资格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和我旁边坐着的李总(李建伟)原来在美国及其他国家做了很多给富人用的,非常有钱的项目;其中很多有钱的开发商也很计较他们的钱究竟用到了什么地方,这钱花得值不值;相反,在国内很多项目、特别是一些政府项目对于钱用到什么地方却并不在意,他们往往愿意花很多钱建些没什么用的东西。所以,我们在做项目时,要考虑做出的东西是不是对这个地区的使用者有用?如果有用,多花一点钱也没有关系,如果没用的话就不应该在上面花钱了。

  刘滨谊:在中国有这么一个特殊情况:高校老师允许在校外从业,在教学的同时也做项目,有自己的设计事务所。所以刚才所提的问题我们也不可避免的要考虑。同济大学的指导思想就是:教学是基于实践的,所以学生在很早的时候接触到的案例都是实际的项目。而在实践过程中,就涉及到了经济的问题。话说回来,我们做设计不要太受制于现实,需要有一些超脱的想法,做项目不只是做理想,一定的成本意识还是必需的。

  社会教育

  李迪华:刚才这位先生提问的是两个问题:一个是如何提高景观设计教师的专业水平?一个是景观设计课程如何向其它专业渗透?我想请在座的来自各高校的老师,一人用一句话来回答这个问题。

  宋文沛:在台湾是这样的,学生需跨系选修20个学分,比如说结构系的学生可以到我们景观系来修20个学分。另外在礼拜六、礼拜天还会开设一个班,我们称之为进修专科学校,为在职人员提供进修条件。

  刘滨谊:我就说一个数字吧,我带的已经毕业的15位博士生当中,差不多有12、13位都在高校做教学工作。我现在正在带的博士生当中,几乎100%都具有高校教师的背景

  俞孔坚:怎样把我们这个行业推向社会,让社会认同我们这个专业,我认为这是教师和从业人员都要做的事情,而我们一直都在坚持做。首先决策者对于我们这个专业的认同就很重要,我和李老师共著的第一本书就是《城市景观之路——与市长们交流》。其次我们还要通过广大的媒体来宣传我们的景观设计学,我们不仅要让教师知道,还要让市场知道,甚至要让每个中学生都知道景观设计学。我写的一篇《足下文化与野草之美》的文章就被录入了中学语文课本,我相信“足下文化与野草之美”的理念对于我们的下一代从小树立好的环境观是大有益处的。

  王小璘:现在景观非常热门,所以,在台湾,除了刚才宋老师讲的之外,学会和工会还会开设景观进修班。特别是工会、职业界办的课程都是非常实务的,他们也特别欢迎从业人员和老师去听课,当然学校也鼓励老师去听课。反过来我们也鼓励学校邀请非常有经验的人士到学校做专题演讲。另外,就是学生间的交流问题,在台湾,我们鼓励院系 “资源共享”,相关的科系都会开设共同的课程,以强化学生对于专业的理解。

  余柏椿:我认为现在我们国家整个教育行业都存在教师培训的问题,尤其是景观教育,这个要求更为迫切。首先需要我们去探讨明确一个标准问题:现在到底什么人才能称之为合格的景观教师?

  庞伟:我也说两句,我也算是半个老师,经常去代课,甚至有个小学也请我去讲过一次有关景观的课。在你们(俞老师、刘老师)回国之前,中国人民基本上当“景观”是一个报刊用词、文学用词,所以很多事干坏了不是设计师的问题,行业中出现的一些混乱也并不是景观设计师造成的。人们喜欢没有树的大广场,这是因为人们的景观意识不好。所以这个学科的进步有赖于人们正确的、整个文化景观意识的进步。

  刘晖:我想讲两点:第一,我认为高校主要培养的是普通设计师,而不是大师,教师队伍应该建立在一个成熟的、共认的基本平台上,我们现在开这么多会的目的就是要考虑出一个共同的理论平台、教育平台。另外,高校教师除了理论研究之外还应该有实践。第二,景观培养的不仅是高校的专业学生,还有对社会的一个教育的责任。我辅导过小学生参加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竞赛,有一个题目叫做“身边的自然”。在与孩子的交流中我发现他们喜欢的自然不是我们景观设计师设计的自然,他们喜欢的是那些荒野的角落,那些有蛐蛐、蝴蝶、蜻蜓的地方,在他们游戏的时候,他们对于环境的潜移默化的理解也就开始了。

  景观设计学与传统园林

  提问:我代表高校园林专业的老师向在座的各位嘉宾提一个问题:怎样定位景观设计学和传统园林关系?

  马晓暐:这个问题是一个讲不好就会得罪人的问题,但是不太好干的事情总得有人干。我是学园林出身的,所以说我对中国园林有一种一生都不会磨灭的爱。在这我想表达一下自己的情感,并不是说有什么具体的答案。我认为中国园林的很大的价值就在于它的专业整合能力。继承中国古典园林的很重要的精神就是要从整合各种相关专业的角度来看待它。虽然现在的景观设计已经把对大地、生态、人文、历史的把握和控制发展到了更为广和深的层面,但是它并没有考虑专业整合的问题。而且如果我们硬把中国古典园林往景观设计上去靠、去约束的话,这将是一个历史性的遗憾。无论是颐和园还是避暑山庄,它们都不是一个单一的专业可以完成的。如果说外国的建筑师和中国的古典园林设计师相比有什么实质上的不同的话,那就是外国的建筑师们显得“太建筑师”了,他们缺乏规划的知识、环境的知识。如果他们能去学一下中国的园林,那么他们会是更好的建筑师或者规划师。如果中国的道路设计、桥梁设计能够继承一些中国园林的精神,那么我们的道路、桥梁一定会设计得更美。所以中国园林和景观设计是有明显的差别的。希望大家能够在充分地、毫无保留地学习美国的先进的、好的东西同时,也不要放弃我们的中国园林。

  俞孔坚:中国传统园林是非常宝贵的遗产,就像中国的故宫一样,我们要珍惜它、善待它。很多人误会我是反对中国园林的,在此我要澄清一下,我并不反对中国传统园林本身,但是也不能把它乱用在当代,更不要妄图用它解决中国当代的环境问题。中国园林是封建士大夫的文化,是上层阶级的文化,是他们表达其意志的一种生活空间,它不属于平民老百姓。在中国这样一个环境问题严峻的发展中国家,解决当代环境问题的能力不是风景园林学科能够提供的,我们需要的是寻常的、节约的、有实际功用的景观设计。而景观设计则是在工业化、城市化的大背景中发展起来的一个学科,它能够更好地解决当代的环境问题。遗产就是遗产,中国园林就是中国园林,不要把中国园林和当代的景观设计混为一谈。你如果想干传统的园林学科,你就好好地干传统的园林学科,没有谁要风景园林改名叫景观设计学,也没有谁让我们的风景园林学会改名叫景观设计学会,所以请大家不要误解。

  马晓暐:我认为大家还有一个问题可能还没有完全答透。什么是现代中国园林?比如说做一个休闲度假旅游区,当娴熟地把握了用地规划的种种原则,当开始考虑建筑布局与景观之间的关系时,我们做的就是现代的中国园林。

  庞伟:谢谢!大家的鼓掌声让我觉得我在这个会场上已经找到自己的坐标了。我一拿话筒就有人鼓掌,谢谢,衷心感谢。我要说的是:当代景观有时候显得很滑稽,比如在高速公路上搞那些瘦、漏、皱、透的石头、搞盆景,在高速情况下怎么看?我们真的要好好地保留几个园林系,不要多,但是一定要有几个。但我认为现在的园林教材和做法做不好园林,因为中国的园林和过去的文化的渊源太深了,过去园林文化跟文人画、文人诗词的相互渗透,那种对山水、地理、对中国文化的深层次的的理解,是沉闷的工科学生所做不到的。比如徐渭在绍兴做的青藤书屋,将他的人格和山水相结合的,做的不仅是山水也是其心中的文章。

  马晓暐:当我们认识中国园林的时候,要“脱开表象看本质”。中国园林不能被单纯地理解为湖石、灰瓦、灰墙,我认为中国园林的实质、精华在于其空间组合,在于其给人带来的尺度感、一种体验化的环境。我们可以抛开湖石、灰砖、石墙,用钢筋水泥、玻璃、现代所有的材料、手法、工艺去做现代的东西,解决现代的问题。所以我们不要一谈到中国园林就谈到它的表象,“脱开表象看本质”,你会发现中国园林是一个巨大的宝库,远远没有被发掘完全。

  刘滨谊:我们还是从中国园林跟现代景观的相似部分来看,中国园林和现代景观本身都是最具有包容性的,从这个角度来讲,两者不应该有矛盾,应该联系起来。中国的古典园林发展到风景园林,然后再到现在的景观学,就是一个过程、一种历史的潮流,没有人能够改变得了。

  王小璘:我来讲一点我自己的看法,也不怕得罪大家,因为我明天就要回台湾了。我在大学本科念的是园艺,然后到英国接受了正规的景观专业训练。这一路走来,我认为如果仅仅把园林定位在中国古典的话,是狭隘了一点。因为中国园林的思维,包括天人合一的想法、阴阳虚实的宇宙观,在现在的景观里面也是存在的;中国园林倡导自然与人文的结合,对于景观定位而言,这种结合也是必要的。还有中国的风水,我认为风水应该是生态<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