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对Dan Kiley的他者解读

时间:2014-03-25  来源:《规划师》2005(9):102-105  编辑:  浏览:1493次
因此,景观设计的关键不是植物的分类和栽培技术,而是这些景观元素在构成整体时所遵循的某种“结构语法”…与建筑相比,景观设计对于技术的敏感度要低些,在其设计取向中,设计师的个人趣味成了更加主导的因素,但无论设计师的个人品位如何独特,其作品最终仍需与时代契合方能成为经典…为了使广场的尺度宜人,凯利对方格网进行了两次再划分,形成了个尺度级别的方格网相套叠的城市底纹,从而化解了这个矛盾…
对Dan Kiley的他者解读1、理性—解读凯利的一把钥匙

  丹·凯利(Dan Kiley)是活跃在20世纪景观设计领域的为数不多的大师之一,他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留下了大量的园林景观设计作品。凯利很受建筑师们的欢迎,他的合作者包括路易·康、贝聿铭、沙里宁等世界顶级的建筑大师。许多建筑师乐意与凯利合作的重要原因就是他的景观设计能使建筑与环境得到良好的共生。在凯利的作品中,孤立的景观元素只有参与到结构中共同构成一个整体时,才具有景观价值。因此,景观设计的关键不是植物的分类和栽培技术,而是这些景观元素在构成整体时所遵循的某种“结构语法”。这种“结构语法”实际上是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对西方传统中的“理性”进行具象的过程中产生的(此处所谓的“具象”是“赋之以象”①的意思)。

  自古希腊以来,西方文明在其历史进程中一直有一条理性主义的主线,它的主旨用黑格尔的话讲就是“扬弃”,使历史的东西得以批判地继承、否定地发展,既传承又超越。自我否定与自我超越不单是社会发展的潮流,更是一种文明的自觉。尽管现代建筑与现代景观园林的形式与古典形式有着极大的区别,但归根结底它们并没有离开“扬弃”的发展路数②。每一种伟大的建筑艺术和园林艺术既与它的历史形式联系在一起,同时也是对前一种历史形式的否定。凯利的作品清楚地展示了这种历史逻辑:他从欧洲古典园林艺术尤其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台地园林和法国古典主义园林中汲取养分,如人工美、庄重、严整等欧洲古典园林的传统特质在他的设计中仍然多有体现;同时他的作品又采取完全现代的形式,摒弃了古典园林中的某些常用“语汇”,如对称布局、轴线、有纹路的花圃等,代之以简单明晰的表现手法,通过利用景观结构的潜在秩序,以及几何形体的相互关系来营造空间感和场所感,形成现代园林景观特有的美。

  与建筑相比,景观设计对于技术的敏感度要低一些,在其设计取向中,设计师的个人趣味成了更加主导的因素,但无论设计师的个人品位如何独特,其作品最终仍需与时代契合方能成为经典。凯利也在积极地探索符合时代精神的新型景观,但他似乎并不刻意追求形式上的标新立异,而是注重景观的整体性与秩序感,因此他作品中的美感是含蓄的、逐步展开的。沃克尔(Peter Walker)曾将自己置身于凯利的作品中的体验总结为“简洁”和“静谧”,他说,“主题就是静谧”。凯利曾经为设计纽伦堡的二战审判庭到了法国,在那里,他被勒·诺特的作品深深地打动,并对其反复揣摩。他把在勒·诺特那里很典型的古典主义的方格网、几何形态,以及比例关系等与现代主义的开放—无止境、动态、简洁等很好地结合在了一起[1]。正是因为对欧洲古典园林精品的深入理解,凯利少走了很多弯路,他的景观设计在早期就显露出一种凝练和成熟的风格。

  但是,如果仅仅说理性传统影响了凯利并引导他形成了作品的内在理路和外在美感,我们显然还没有接近事实的全部真相。理性的地位近乎神圣和具有合法性③,因此,理性就是美本身。对凯利而言,设计的过程就是“一个探索和发现的过程”。他称自己喜欢爱默生关于结果的格言:“如果你直接寻求美你只能得到一堆废品,但如果你寻求真实则反倒有可能得到美。这也是为什么所有过去伟大的事物都是从解决难题那儿得来的”[1]。这意味着在凯利心目中,景观园林的设计首先是一个求真的过程,而美是其后的必然结果,凯利的景观园林创作过程正是为他心中的“真”具象的过程,这个先验的、存有论的“真”,实际上就是理性,理性才是他的终极目的。这可以从凯利对方格网近乎固执的偏爱中看出一点端倪:在他那里,方格网似乎已经带有一点形而上的意味,透过方格网,凯利企图将空间中潜在的数学关系凸显出来,然后给它披上景观的外套。

  通过求“理”来求“美”的方式在西方可谓源远流长。早在西元前六世纪(约公元前580年~公元前540年,毕达哥拉斯较活跃的年代),古希腊毕达哥拉斯学派便把“数”看成一种先于一切而独立存在的东西,认为“数”的原则统治着宇宙中的一切现象,例如,他们发现声音的质的差别都是由发音体的数量的差别引起的,因此音乐的基本原则在于数量的关系;毕达哥拉斯学派还进一步把这一原则推广到建筑、雕刻等其他艺术领域,探求什么样的数量比例才会产生美的效果,他们认为美实质上就是某种数量关系的和谐[2]。毕达哥拉斯学派的观点非常深刻地影响了西方的艺术创作,很多艺术大师都曾经将数量关系作为指导他们创作的原则。但直接对“数”或者理性进行艺术表现则相当困难,因为在艺术实践中,抽象很难达到纯粹的地步④。1913年,这方面的实践有了关键性的突破,荷兰人蒙德里安画出了他的第一幅没有材料内容的作品:由竖直线条和水平线条构成的大小不一的平面区间。这幅作品显然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因为它需要的并非技巧上的创新和突破,而是观念上的革命。蒙德里安在《自然与抽象现实》中写道:“平面,比起物体的实体呈现所允许的来说,能够给予他们‘远具内在性的外观’。”[3]这种纯粹抽象的绘画对建筑艺术和园林艺术的启发是勿庸置疑的,在凯利的代表作米勒庄园的平面图中可以清楚地看到这种影响(图1)。这充分表明,理性正是解读凯利及其作品的有效的钥匙。

2、作品—沉默的言说者

  凯利是一位以作品发言的大师,除了早期为数不多的几篇文章之外,他以作品代替了理论,用作品“发表”了沉默的言说。

  理性是凯利的根,而天赋则使他能够借用景观设计这一艺术门类来表达他的观念。“天才不仅见于替某一确定概念找到形象显现,实现原先定下的目的,更重要的是见于能替审美意向(这包含便于达到上述目的的丰富材料)找到表达方式或语言”[4],将康德关于天才的这一定义用到凯利身上恰如其分。也许,就艺术的某些无法言说的本质而言,天才是解读凯利和他那些美丽园林的另一把钥匙。

  1955年完成的米勒庄园(图2)是凯利第一个具有成熟现代风格的作品,如柯布的萨伏伊别墅、密斯的巴塞罗那德国馆之于现代建筑一样,米勒庄园对现代景观建筑学也具有里程碑的意义[5]。直到今天,米勒庄园依然颇具魅力。当时的凯利已经厌倦了以“小小的、新奇的形式散缀于景观中”,而“对场地的空间/结构的建筑学更有兴趣”。在米勒庄园的景观设计中,凯利有意识地将沙里宁和罗奇在建筑中所营造的“开放和连续的空间感”延伸到室外[1],通过在环境中营造一种与建筑室内空间相似的序列感,使室内、室外浑然一体。室外优美的景色可以毫无阻碍地渗透到室内,而建筑也成为总体序列中的一份子,并不凌驾于环境之上。米勒庄园被严格的几何关系控制,但因为使用了不对称布局,整个空间并不给人以僵硬之感;相反,通过疏密、张弛、开阖的节奏变化,取得了富于变化的空间效果。凯利对树列、树阵、草坪,以及绿篱墙等植物元素的运用非常讲究,他把它们调配成了一幅以绿色为基调的点、线、面结合的抽象画。各个本来简洁明朗的局部,组合在一起却显得深邃莫测,有着玄妙的张力:阳光从绿色的间隙洒落,在草坪上留下斑驳的影子,薄薄的、白纱般的晨雾萦绕着荫凉的树林,树叶上凝结着晶莹的露珠……凯利用完全现代的手法营造了一种高尚的生活模式。米勒庄园—这个彻底体现了现代模式的景观园林,可以同历史上那些最优雅的私家园林相媲美。

  米勒庄园是建筑与环境和谐相处、建筑师与景观设计师无间合作的令人称赞的范例。凯利在景观处理中对建筑良好的悟性为他赢得了较高的声誉。著名建筑师理查德·迈耶(Richard Meier)称凯利是“不多的理解景观必须有某种秩序的景观设计师之一。对凯利而言,他知道在组织景观的时候并不仅仅是将种子洒在风中那样简单”[1]。

  国家银行广场的环境设计(图3)是典型的凯利式的作品。广场附近最高的建筑是由哈里·沃尔夫设计的33层高的商业楼,沃尔夫在建筑立面的处理上借鉴了“费波纳齐数列”,他建议凯利将这种建筑设计的序列延伸到广场的设计里。凯利接受了这一建议,他先用方格网对地块进行了控制性的划分,然后利用树、草坪、水体、石材等景观材料使他的方格网充满灵气。凯利曾这样解释他对网格的运用:“当你飞越这个地区的时候,你会看见整个地面都是几何形,但同时自然又游弋于其中,这二者完全合为一体。”凯利用两种方法来打破方格网的过于确定性:首先,他在地面铺装的规律性之中加入变奏的元素,如将本该是草皮的地方换成水体,或者将本该是石材的地方换成草皮,或者将几个较小的方格连成一体,使方格网在局部呈不连续状态;其次,他将高大的乔木随机分布于整个广场,利用树冠的自然形态和它们分布的随机性来弱化方格网给人的严肃、呆板之感。国家银行广场共栽植了800棵垂枝桃金娘树,它们的树冠如浮云一般自由地漂浮在地面上。这一招颇有点睛之妙,整个环境在有序之中顿显生动。这种灵气令建筑师罗伯逊称赞凯利是“一位景观的诗人”。  

  国家银行广场的设计完成于1988年,10年之后,凯利在日本京都长岛中心区的环境规划设计中再一次采用了类似的手法(图4):先用方格网确定环境的基本秩序和形态,再通过细部处理来柔化线条和活跃总体气氛。凭心而论,这件作品没有太多的新意,凯利在其中表现出来的是驾驭全局的深厚功力。长岛中心区的这个开发项目请了两位知名的建筑师和两个事务所来分别进行建筑单体设计,他们是亨利·考伯(Henry Cobb)、马里奥·贝里尼(Mario Bellini)、KPF事务所、日本的Nikken Sekkei事务所。由于追求个性,四个建筑单体大小不一,外形各异,围合成一个不规则的室外广场。作为景观设计师,凯利敏锐地抓住了这四栋建筑单体在尺度上的共性,通过适当比例的方格网将整个场地统一在和谐的尺度之中。不过,这个尺度对活动于其中的人来说显然太大。为了使广场的尺度宜人,凯利对方格网进行了两次再划分,形成了三个尺度级别的方格网相套叠的城市底纹,从而化解了这个矛盾。与国家银行广场相比,长岛中心区的方格网多了一级尺度再划分,这是根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5194号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中国景观网1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