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巧手制干花凋零也风情

时间:2013-10-24  来源:每日新报  浏览:1017次
如此说来,我们是不是还有更好的选择呢?幸好生活中,总是会有些兰心蕙质的女子,给我们以恰如其分的提示恋物的人们总是想方设法给身边的小玩意儿增添种种可收藏的借口…有天路过某角落的个小店,看见店门口堆放着杂乱无章的出口工艺品样品,知道是发现了宝藏,连忙停下车奔去,果然,手绘油画的巨大锡壶只卖十五元个,当下拉了车回家,毫不迟疑…干花的灿烂期大约有半年,之后开始憔悴,但在我看来,再憔
巧手制干花凋零也风情

巧手制干花凋零也风情

居室扮靓,花的点缀必不可少。

如果是你,会摆放什么样的花卉在屋里呢?

鲜花?不,它太需要照料了,又麻烦。有时工作忙起来顾不上去鲜花市场,家里的花瓶就只能光秃秃的,实在是缺乏情调;

那么人造花如何?似乎更不妥。既无色泽又无触感的仿制品,毫无姿态和生命可言,摆在家里,只能画蛇添足。

如此说来,我们是不是还有更好的选择呢?

幸好生活中,总是会有一些兰心蕙质的女子,给我们以恰如其分的提示——

恋物的人们总是想方设法给身边的小玩意儿增添种种可收藏的借口。比如我,就很喜欢制作干花,而且是懒人自有懒办法:

巧手制干花凋零也风情

花之恋

在鲜花未开尽或尚在花苞的时候(此时最美),就把花倒吊在晒不到阳光的通风窗口,自然风干。一个月之后花瓣变色、枝叶水分尽失,干花也就大功告成。

再后来,我做干花的兴致逐渐延伸到其他种种花卉,并发现同样可用风干法来处理:比如“勿忘我”和一些水分较少的野草。而荷花之类则只要插在烧开后放凉的水里,它就自然会变成干花给你看。

干花的灿烂期大约有半年,之后开始憔悴,但在我看来,再憔悴的干花也是美的,另有一种风情,为鲜花所不能。当朋友问我一枝干花可以放多久的时候,我总说:一辈子。凋零了,我也一如既往地喜欢,因为再凋零也凋零不了其中的故事——那个给你送花的人,和你,和花,之间的故事。

巧手制干花凋零也风情

器之选

因为心爱,我对安置干花的容器十分挑剔,经年累月收藏了大大小小不下几十个瓶瓶罐罐,从铁皮到陶瓷,从木头到玻璃,从藤编到草结,应有尽有。

我购买的容器都很便宜,除非喜爱到发狂,否则不会在格调不凡的店铺里购买价值不菲的瓶罐——昂贵的容器会让我丧失淘宝的乐趣。而我也不太喜欢做工精致的东西,总觉得过分精致易失于流俗。我喜欢粗糙,粗糙原始的质地能散发出一种本真的气息。我不嫌弃一个铁皮罐上的生锈,锈迹是铁皮罐充满生命的因素之一,它记载了令人想象的旧时光,这是极其精致的东西所不具有的。

有一天路过某角落的一个小店,看见店门口堆放着杂乱无章的出口工艺品样品,知道是发现了宝藏,连忙停下车奔去,果然,手绘油画的巨大锡壶只卖十五元一个,当下拉了一车回家,毫不迟疑。朋友说我对此有猎狗一般的敏感,此言显然过誉,但我确实因为处处留心而淘到了不少宝贝,比如曾经很偶然地买到一个欧洲中古风格的陶瓷手摇榨汁机,欣喜若狂地把它钉到墙上当成了花瓶。

巧手制干花凋零也风情

一束同样的干花,放置在不同的容器里散发出的味道是不相同的,粗陶让它显得朴素,玻璃瓶使其甜美,放进藤筐显得雅致,转移去铁皮罐内就十分田园。

所以,为同一束花草改变气质也是我常玩的居家游戏,挖掘干花和容器之间的无尽可能性,让一个恋物女人的闲暇时光充实而又有无穷乐趣!

连芷平,美丽多才的南方女子,痴迷摄影、绘画、文字、旅游……有爱、有家、走过很多村庄,其拍摄的“培田系列”被多家网站转载。现在某高等学府研究生院就读。

编辑:芨芨草

微信

最热评论

发布评论

项目对接平台